• <xmp id="wygms"><menu id="wygms"></menu><xmp id="wygms">
  • <wbr id="wygms"></wbr>
  • <optgroup id="wygms"></optgroup>

    翰墨因緣 報壇佳話

    ——從《中國財貿報》和《中國建材報》報頭談起

    2021-01-08 15:59:16

    ■張頌甲

    微信圖片_20210108153420.jpg

    微信圖片_20210108164825.jpg

    2019年,當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的時候,《中國建材報》“報海鉤沉”專欄中陸續刊登了多篇有關報紙興衰的拙文。本報總編室張永杰同志敏銳地發現2007年《財貿戰線》報易名《中國財貿報》(今日《經濟日報》的前身)所用報頭與1989年《人民建材報》易名《中國建材報》所用報頭如出一轍,似是同一位書法家所寫。他跑來問我是否由一人所寫?是哪位書法大家?

    兩幅報頭字的確是由一位書法家所寫,他就是侯白君同志。侯白君同志為《中國建材報》書寫報頭時年72歲,曾長期在北京《大公報》任美術編輯工作。我與他共事多年,他每天埋首工作,寡言少語,早來晚走,勤勤懇懇。上夜班時,他通宵達旦,毫無怨言。他有深厚的藝術功底,除寫得一手好毛筆字外,還擅長繪制插圖和圖表,書寫各種印刷體字和美術字,制作報刊大小題眉和專欄版頭,既會搞美化報紙版面的設計,又是書刊封面和裝幀設計的行家,是個名副其實的多面手。一位《大公報》社的老編輯為兩報書寫報頭,這一翰墨因緣和報壇逸事,知道的人并不多,它蘊含著一段美談。

    永杰的提問引發了我深深的回憶,使我想起當年分別在《中國財貿報》和《中國建材報》兩報更換報頭時的情景。報頭更新請誰來寫呢?在不同時間、不同地點、不同場合,都是有人提議請新任黨和國家領導人書寫;有人建議請著名書法家來寫;有人還設計從周恩來總理或魯迅先生的墨寶中擷拼出一個報頭來……七嘴八舌,議論紛紛,不一而足。當時領導班子包括我在內,力排眾議,力主出新,讓新報頭與各報報頭有所不同,于是,侯白君先后為兩報書寫了獨一無二、獨樹一幟、具有獨特風采的隸書報頭,凸顯了侯老的非凡功力?!吨袊斮Q報》改名《經濟日報》后,由鄧小平同志親筆書寫了報名。

    1年之后,永杰又問此題的下文,促使我重新回首舊日的情況。

    當年,我請侯老談談他的書法成就,他多次謙辭。但念及幾十年的老同事情誼,還是勉強為我談了一些,且聽他款款道來。

    侯老說他不是書法家,可也練過好些年毛筆字,主要在青少年和老年時期。青少年時臨摹魏碑,先學《龍門二十品》中的《始平公》,后學《張猛龍碑》,這是基本技巧的訓練。由于領悟甚差,只能依樣畫葫蘆,但自覺運筆比以前有力,也提高了練字的興趣。參加報社工作以后,無暇正式練字,等于把筆丟了。直到前幾年從工作崗位上退下來,有了閑工夫,常逛琉璃廠,買回許多字帖,才又開始正式練字。

    我禁不住插話:“您說練字只在一生中的兩頭,看來也不盡然。您從事美編工作幾十年,事實上并未丟掉毛筆,常寫常用就是鍛煉嘛。再說,報社聯系面甚廣,美編工作又能經常接觸書法精品,這對于開闊眼界,提高鑒賞力,取他人之長為己所有,必然是大有裨益的。我認為,除去兩頭的中間一段也并不是空白的?!焙罾衔⑿χc頭。

    侯老說:“漢隸我最喜愛《張遷碑》;行書最愛王羲之的《蘭亭序》和米芾的《苕溪詩》《蜀素帖》。當代已故大書法家沈尹默先生認為書畫相通,字的著墨處,等于畫的線條,粗細、濃淡、強弱不同而以一筆出之,才能表現出多樣而又一致的和諧情調,構成整體美?!?/p>

    談起老來練字,侯老對自己提出3條要求:一是開眼界,二是開心竅,三是開筆練。我問他,所謂開眼界,除了多看別人的作品這一通常的意義而外,是不是還縱觀書法藝術的歷史發展?因為漢字經過多次體變,由簡到繁,又由繁到簡,隨著新體字的產生,出現了許多新體字的書法家,從古到今,構成了式樣眾多,異趣橫生的宏觀景象。只有面對這一宏觀景象,才能大開眼界。侯老說,你提到的這一點,我有類似的考慮。至于開心竅,主要是指過去讀的書法理論書太少,理解不深不透,練字方法不對頭。補救之道,就是多讀多思,認真接受別人的經驗。當然,開心竅與開眼界、開筆練也大有關系。

    為了把《中國建材報》報頭字書寫好,侯老說,我先將收藏的漢碑隸書帖,如曹全、乙瑛、禮器、韓敕,以及《史晨碑》和《張遷碑》等全部找出來,琢磨前人是如何寫這幾個字的,凡找不到的字,便從帖中近似的字臨摹,就這樣前后練就了一個星期,試寫了若干遍,反復斟酌;接下來便考慮安排布局問題。一般報頭字都用行草,多是4個字,占4欄地位,長短寬窄的配合較為容易,而5個橫扁型的隸書,就不大好安排,字小了壓不住陣,字大了在4欄地位中又嫌擁擠,失去漢隸韻味。后來我決定拋開《史晨碑》,完全師承《張遷碑》,在不失漢隸韻味的前提下變通字形,盡量把扁型字寫成方型字。

    談到這里,我產生了興趣。我說:“字的間架結構和排列疏密,書法家各出新意,也是為了整體美,這和寫文章講求謀篇布局一樣,頗費心思。再說,書法這門藝術,既供欣賞,又可實用,歷代書家寫了那么多的匾額、楹聯,乃至市井招牌,我想他們也是根據一定的內容和形式來變通字樣,使其相得益彰。唐代書法家認為能解字樣是寫好字的關鍵,如果手中無法,胸中無譜,就不可能臨機應變,救失補偏。我看您在這方面的實踐很有意義?!焙罾闲Χ淮?。為書寫《中國建材報》的報頭,侯老閉門謝客,用了整整半月時間。

    半月后,我應約而至。見到他書寫的魏碑“中國建材報”5個大字,眼前一亮:筆鋒如此有力,字體那么勻稱,觀瞻十分醒目,整體美觀大方。我喜出望外,贊不絕口:“寫得真好!”這里面沒有一絲一毫客套的成分,而是實心實意的贊嘆。

    在天增歲月、人員流動的時候,報社新的領導履新之際,有人也曾設想更改報名、易換報頭。前些年,經濟日報社派楊軍出任《中國建材報》社長。楊軍初來時就有此念。但他把五字報頭細細端詳一番,5個字好像都朝著他微笑,他越來越愛看,越看越舍不得換。他跑來對我說,我對原有報頭難以割舍,于是打消了換報頭之念。

    侯老所寫的建材報報頭的確招人喜愛;他當年所寫的財貿報報頭的確也受到廣大讀者的稱贊。侯老的一枝筆托起了兩張報紙,他那美觀而又銳利的筆鋒,巧合墨緣,恰似描繪了一條看不見的絲帶,把《大公報》《中國財貿報》《經濟日報》和《中國建材報》給串連起來了,這是多么傳奇的報壇佳話??!

    記得事成之后我曾攜帶500元潤筆之資呈給侯老,表達報社對他的酬謝。誰料侯老堅辭不受,一再表示為老友做點事是應該的。我曾想稍閑暇時,邀請侯老到他為之貢獻報頭的報社來做客,后因換屆和七事八事纏身,一直未果。不料,在書寫本報報頭1年后,侯老突然駕鶴西去了,實在令我遺憾不已。撫今追昔,沉痛倍生,斯人已去,墨寶永存。每當我打開本報時,“中國建材報”5個蒼勁有力的藝術報頭字便映在我的眼簾,老友的音容笑貌也同時呈現在面前。如今,我重新提筆寫成此文,謹以誠摯的心情向侯老表示我和建材報人的深切懷念和感謝!

    微信圖片_20210108153416.jpg

    作者簡介:張頌甲,經濟日報原副總編輯,《中國建材報》社原社長兼總編輯。1952年畢業于北京師范大學,先后在《大公報》《北京日報》《中國財貿報》工作。著有《新聞寫作基本知識》《經濟新聞寫作淺說》《編輯部的秘密》《草嵐風雨》《一個記者眼睛里的世界》《芳林陳葉》(上、下集)等多部作品。

    離休后,張頌甲仍然關心黨的新聞事業,在《經濟日報》發表《烽火國難 進德修業——抗日戰爭時期流亡學生在大后方艱辛求學紀事》《贊美你,絲綢古道》等。

    責編:張玲玲 姜辰雨

    校對:和新龍

    監審:王怡潔



    大象彩票